韩寒:别用你的业余爱好,去挑战别人吃饭的本事!

发布日期: 2019-06-01

这是一篇正本清源的文章,因为业内存在一个普遍的现象就是外行指导内行。其实,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才是最有效率的做法。

半人马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件真实的事情:一年前我去一家区块链科技的公司,与大BOSS畅谈了一个下午关于他们项目的一些专业性内容,当然主要是他讲我在聆听。大概2小时过后,轮到我介绍我们自己的公司业务和特点了。这时候他们的2个副总进来办公室,一位是中年女性,手里拿着一支烟,大概是那种比较油腻感的。我刚打开PPT到前面的大电视上面,打开第1Page第一句话开始介绍自己:我们是深圳半人马品牌设计公司... ... 那个女副总就突然插话打断了我: 你不要跟我讲品牌,你还给我设计品牌,什么是品牌我比你懂多了,你就说我们这个事情怎么解决吧?。。。。

啪啦啪啦,声音很大,语气很是不友善。

当时大家都愣住了,气氛很尴尬,我看了一眼大Boss,他也有些发愣,大概是习惯了的原因吧,并没有说什么。先声明这几位我都是头一次见面。

于是,我稍微提高音量,回怼:对不起,我们不是设计品牌,品牌也不是靠设计出来的,我们做的事情是品牌视觉传达设计。。。

当然,这只是一个小插曲,我这么些年也极少遇到这样的 情况这样的人。也许是对设计行业存在什么偏见吧。

今天分享这篇文章,旨在阐述一个道理,

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才是最有效率的做法。无论品牌设计,还是编程、是机械、电子、工业、甚至开挖掘机、或者务农种地,或者别的任何行业,客户需要把控的是方向和对需求的描述尽可能的全面,而不需要和专业公司比较谁更专业。何况,既然你比对方更懂专业问题,那你找他们来干嘛?

01.


韩寒去年写过一篇《我也曾对那种力量一无所知》,谈到了业余和职业的事情:

640222.jpg

“足球,我的爱好之一。从初中开始,班级联赛拿过全校冠军,新民晚报杯中学生足球赛,拿过四强,我护球很像梅西,射门很像贝利,曾经一度觉得可以去踢职业联赛。


然而这一切都在某个下午幻灭了。那是十几年前,我二十岁,正值当打之年,一个学生网站组织了一场慈善球赛,我和几个球友应邀参加,他们都是上海高中各校队的优秀球员。比如二中菲戈、附中克林斯曼、杨浦范巴斯滕、静安巴乔。


对手是上海一支职业队的儿童预备队,都是五年级左右的学生。我们去的时候欢声笑语,彼此告诫要对小学生下手轻一点,毕竟人家是儿童,哈哈哈哈。

上半场结束后,我作为金山区齐达内,我他妈只触到了一次球,上半场20分钟,我们就被灌了将近20个球。我们进球0个,传球成功不到十次,其他时间都在被小学生们当狗遛。


后来,对方教练终止了比赛,说不能和我们这样的对手踢球,不然会影响小队员的心智健康。从那次以后,每次和大家一起看球,看到职业队踢了一场臭球以后,身边朋友纷纷大骂申花、上港,说自己上去也能把对方灭掉时,我总是笑而不语,心中荡漾起二十岁那个下午,被小学生支配的恐惧。而我也曾对那种力量,一无所知。


02.

很多人觉得,做网红赚钱容易,随便拍个视频,做个直播,只要火了就能赚大把的钱。导致许多幻想一夜暴富的人,剑走偏锋,不择手段去博取眼球。前有“黄鳝门”女主播被刑拘,后有“极限永宁”坠楼身亡。还有千千万万投身“网红”事业,耗费大量钱财和青春的年轻人,最终却一无所获。

他们不知道,“网红”作为一个新兴行业,也正逐步趋于成熟化。那些出现在我们视野的网红,基本都是专业出身。要想单靠碰运气,吸引眼球就在网络上一夜爆红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作为近几年最火的网红,papi酱坐拥2000多万粉丝,共获得1200万融资,公司估值1.2亿左右。

先后以2000万天价签下综艺首秀,出演吴君如执导的喜剧电影《妖妖铃》。


640.gif

如今,更是加入百度App担任首席内容官。记得她刚火起来的时候,很多人感慨,互联网真是个好东西。就连样貌不佳、身材不好,不会唱歌不会跳舞的业余普通女孩,也能靠着变声搞怪火起来,做网红真是容易。但翻开papi酱的履历,你会发现,她不仅不业余,而且是一个实打实的资深娱乐圈从业者。


  •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她,从小就是学院派。早在2006年,大一的papi酱就开始兼职担任网络主持人。

  • 同年,还为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毕业作品,出任副导演和女主角。

  • 大二的时候,在上海电视台体育频道《健康时尚》栏目,负责前期编导及配音。

  • 后来,由于成绩优异,刚毕业的papi酱就受邀担任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话剧《马路天使》导演助理。

  • 直到2015年,papi酱凭借敏锐的职业眼光,捉住短视频风口,在多个平台进行内容创业。


历经多次试验,努力了整整一年,才终于获得了网友们的认可。在此前,近10年的时间里,papi酱一直从事着娱乐行业的工作。与其说她是一夜爆红,不如说是厚积薄发的结果。


03.

除了当网红,很多人还把娱乐圈“选秀”,当做普通人跨越财富和阶层的快速通道。他们觉得,只要有张嘴就可以唱歌,有手有脚就可以跳舞。

各种“草根”选秀节目,给人一种业余者也能逆袭的感觉。


640 (3).jpg

《中国好声音》第四季,一位自称奶爸的选手孙伯纶,凭借出色的表现,获得了导师四转。


节目中的他衣着朴素,没有做发型,言语间还有些胆怯,完全符合一个“普通人”的形象。

然而,在百度百科上,却赫然写着“中国男歌手”五个大字。


孙伯纶不仅职业经历丰富,多次参加节目,还举办过专业音乐剧的全国巡演。

压根不是草根素人!平时登台的他,也不是像好声音里面那般青涩。所谓超级奶爸惊艳全场,只是节目效果而已。很多人总愿意相信,业余的人也可以干职业的事情。

其实,不过是妄想用自己的业余爱好,挑战别人吃饭的本事罢了。


04.

2018年,一条博士夫妇怒怼郭德纲的视频,上了各大热搜。视频中,两位自称开创相声新流派的参赛者,在一段尴尬表演后,被评委郭德纲淘汰。

https://v.qq.com/x/page/n0755k2fy8s.html

愤愤不平的他们言语轻蔑,与郭德纲互呛。

640 (2).gif


结果,被几句四两拨千斤的怒怼,轰下了台。这一举动,得到了众多网友支持。自以为是的外行,别说轻视业界名人,就连登上舞台,都是对专业人士的侮辱。作为专业相声演员,郭德纲功底十分深厚。7岁开始学说书,10岁学习相声,师从相声大师侯耀文。其间又学习了京剧、评剧、河北梆子、西河大鼓、单弦等技艺。样样通而不松,辗转演出多年。

在如此扎实的专业经历面前,两个半路出家,没有真才实学,还口口声声说“教”郭德纲相声的人,简直不知天高地厚。要记住,专业人士的可怕超乎你的想象,不要用你自以为是的业余水平,和别人的生存技能比试。


05.

除了文娱项目,在体育方面,业余和专业的差距,更是明显。在《来吧冠军》节目里,邹市明曾和天龙八部的虚竹扮演者樊少皇,进行擂台对决。相比而言,“徒”是一个进步者,能意识到自己能力不足,去学习去改变,境况要好一些,假以时日会遇到改变的机会。

至于“工”,可以说世界的发展,离不开他们所做的一切。但对个人而言,如果满足于此,就只是维持而已,不会带来进更大步或改善,是被动的生存策略。到了“匠”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专业人士了,他们对本职业务达到了精通,做出来的东西,普通人都能看出其质量,一般来说,这是普通人的职业天花板。“师”相当于现在教授级的人,不但业务能力非常出色,还能长期不断地给其他人传授规律和知识。而“家”,就是业内的顶尖人物,像画家、音乐家、作家,他们有自己的理念和思想,具有鲜明的个人特色。


最后是“圣”,这是全人类极少数人的境界,不但在所属领域出类拔萃,无人能敌,前无古人,后难有来者,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。还要有高尚品格和极具睿智,有一颗高贵的不同凡响的心,具备常人难以抵达的善和超越。前人早就告诉我们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但社会的浮躁,总能让人忘记这一点。

其实,无论新兴行业也好,传统行业也罢,要想成功,都逃不过一步一个脚印。


不要再用业余的态度,去挑战专业。

只有努力把自己变专业,才是正道。


各行各业从事的专业人员都是多年浸淫的,一个人固定选择一个职业的同时,基本上也是选择了一个终身事业。半人马从事设计12年,期间也遇到过许多对设计行业一知半解的朋友,却喜欢对设计提出各种千奇百怪的见解和想法。所谓隔行如隔山,但我更想说的是,其实绝大部分他们能想到的,设计师都已经考虑过了。但设计师除了考虑一个想法或者创意,还需要考虑商业性、可识别性、唯一性、行业属性、可传播性、承载媒介比如印刷或者网页的可行性、版权问题等等等等。通常一个好的设计是一个多方面、全属性的综合考虑,这也就是专业和业余的区别。


最新新闻
查看更多